血阳.寒鸦

早起的虫儿有龙吃
我拥有了爱情(⑉°з°)-♡

【梦间集乙女向】【男神×你】当你在七五三节去拜访他们(全员幼化)

Edith白芍:


借用的是阴阳师最近“七五三”节的活动梗
顺便这是个日本的传统节日
会给小孩子们送饴糖😂
正好上回有人评论说想看大家也变成小孩子XD


※注意:
ooc预警
私设有
bug如山
不太了解这个节日
以及是幼儿向【大雾


『金铃索』
当你去拜访小金铃儿的时候。
他正躺在草地上,和猫咪抱作一团,舒服地晒着太阳。
看见你走过来才起身,收到饴糖有些惊讶的样子:“诶?是要给我的吗....嗯,好甜。”
一旁的小猫凑过来舔了舔他的手。
金铃儿也放了一颗在它软软的肉垫上,看着它一点点舔舐的样子,有点害羞又很开心地笑了:“原来小猫也喜欢甜甜的饴糖呢,果然我们很像呢。”


『流光银刀』
当你去拜访小流光的时候。
似乎早就注意到了你要靠近他,却故意装作不在意,等到你到了身旁,才慢慢地回过头,吞吞吐吐地问你有什么事。
当你蹲下身子,把饴糖递给他的时候,他明明很惊喜却仍然傲娇地扭过身子去:“我.....我不是小孩子了!不需要这种东西!”
然而,当你作势起身要把糖递给旁边的小孩子时 ,他又急忙追过来,一下子把糖从你手里夺走,涨红了小脸说道:“但...但是!你非要给我的话,我也可以接受的。”


『玉箫』
当你去拜访小玉箫的时候。
他正在认真地练习吹箫。
收到你送的饴糖时候很是高兴,但又苦恼地皱起了眉,因为正在练习中,所以没有办法吃掉饴糖。
于是两人商量后,决定让你在旁边陪着他一起练习,等到结束后二人一起分享饴糖。
果然是在意料之中的甜。


『神雕』
当你去拜访小神雕的时候。
他正在努力地练习用翅膀飞翔。
很是潇洒地在空中转了一圈又一圈。
看到你在那儿站着时,立刻调转了方向,直接扑进了你的怀里,兴高采烈地说道:“你终于来看本大爷了!”
当你把饴糖递给他时,他却突然很不高兴,飞离了你的怀里,在空中用小手叉着腰,大声地说道:“不要再把我当小孩了!本大爷以后可是要娶你的人!”


『齐眉棍』
当你去拜访小齐眉的时候。
他正在很专注地背诵经文,于是你安静地在一旁等着。
反倒是他先注意到了你的存在,很不好意思地红了脸。
当你把饴糖递给他时,虽然说他并不喜甜,但还是开心地接过,温柔地和你道了谢。
后来你才知道,他一直好好地珍藏着,即使化掉也没有舍得扔掉。


『君子剑』
当你去拜访小君的时候。
他认真地修习着剑法,看到你来后,连忙站了起来。
当你把饴糖递给他时,他有些怀疑地接下了,舔了一口后才慢慢咽下。
你以为他是不喜欢吃甜食,其实只是因为姐姐淑女从小对他悉心照顾,不曾吃过谷外的食物。
自从那次品尝完饴糖后,开始变得喜欢缠着你讲谷外的事情,央求你带一些谷外的食物来。
意外地坦率和可爱嘛。


『浮生剑』
当你去拜访小浮生的时候。
因为他被监护人管得很严,你只好将饴糖从窗口抛给他。
他默默地接住,张了张口,却最终什么话都没说出来。
不过你本来也没有抱特别大的期待,于是用力地向他挥了挥手,告别离去。
隔天,你才发现,他居然冒着被监护人责骂的风险,逃了出来。
却只是为了和你道谢,并将以前迟迟也未能送出的每年的生日礼物也一并都给了你。


『工部琴』
当你去拜访小工部的时候。
他正沉醉于琴音之中,美妙的琴声不禁令你也心驰神往。
当一曲奏罢,你才记起自己来的目的,连忙把饴糖递给他。
他努力地忍住咳嗽,开心地咽下了饴糖,看起来非常满足。
谁知道过了一会儿,他又开始了剧烈的咳嗽,让你非常后悔送糖给他。
他却用纤细的手指碰了碰你的手心,写道:“我很高兴呢。谢谢。”


『青莲剑』
当你去拜访小青莲的时候。
他正在陶醉地在水边吟诗作赋。
等到他尽兴后,你才出了声,将饴糖递给了他。
他却看上去有点失望:“啊...原来是糖,不是酒啊.....”
即使你温柔地教育他小孩子不可以喝酒,他仍是缠着你用筷子沾了一点点给他尝尝, 之后才满足地把饴糖也含入了口中。


  “不如归去归哪个故乡
凡你醉处,你说过,皆非他乡
失踪,是天才唯一的下场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余光中



*写在后面的话:
感觉比起在写大家变成小孩子更像在写大家和无剑大佬的孩子😂😂
话说变成小孩子会变得坦率?
对于流光光来说不存在的🌚
以及这次仿佛是对李杜执念太深才终于来了青莲
毕竟唐朝最喜欢的诗是李白的,最喜欢的诗人是杜甫(´°ᗜ°)ハハッ
每次读余光中先生怀念李白的几首诗都是一身鸡皮疙瘩˚‧º·(˚ ˃̣̣̥᷄⌓˂̣̣̥᷅ )‧º·˚

【梦间集乙女向】当他看见你流眼泪

Nigori-:

我终于又写文啦!【鼓掌👏】
视角:你
可能有ooc!!
关注关注(*/∇\*)
工部琴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工部身上本就有寒疾,加上原来受伤留下的病根,身体更是脆弱了。你作为他的意中人,天天听着咳嗽声也不足为奇了。不过,你最担心的还是工部的身体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哎,这毛裘不知何时能褪下,重的很,披在身上着实不轻便。”工部坐在床边摸着自己的毛裘说道。“嗯...工部,你现在的身体好点了吗?原来的伤没有加剧吧?”你担心的问。
“没事,我现在很好。”工部笑了笑,摸了摸你的头。
      你把头枕在工部的膝上,默默的流着眼泪。尽管你想把啜泣声掩盖掉,但不知为何,心里一股子委屈感拥涌而上,开始抽噎起来。
     工部察觉到了异样,低头查看。你抬起了头,不好意思的擦了擦眼泪,傻笑了笑。“傻丫头,哭什么?”工部轻轻的捏了捏你的脸颊。
“没,没有什么...”你抱着工部不敢看他,闻着他身上的气味,你总是感到很安心。他轻拍你的背,你也在默默承受着。
        突然手掌拍打的动作停止了,你刚准备开口,结果一把被工部拉到面前。
        “工...工部”你眨了眨眼睛。他没有回答你。“怎么...唔!!!”你的嘴唇被工部柔软的唇瓣堵上了,一股子清香的药草味。这次的吻和平常工部轻柔小心的吻不同,而是异于平常那种狂躁又用力的吻
      感觉,要把你的灵魂夺走。
      经过一段时间,工部停下了。他凝望着你。你羞的不知道眼睛往哪放,只能把目光转移到工部的毛裘上。
      “我不会离开你的。”他开口了。没等你回答,工部又覆上了你的唇。这次的吻很短暂,似蜻蜓点水一般。
    “你知道吗,我看不得你流眼泪。”听到这句话,你的泪腺像是被什么击破了,泪花大量的从眼睛里流出来。“工部!我不要离开你...我怕你...”他抵住了你的嘴。“...呜...”只见工部开口道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舍不得你,又怎会离开?”

【梦间集】男神X你 16篇开车合集打包

今朝有墙今朝爬:

作为一个老司机我是真的没想到我居然写过这么多车,最近刚600关注,福利是有的,但是一时半会可能还写不出来,所以先做个开车合集。


大概是司机生涯的光辉历史(bu)


第一次写车:
关于醉酒后扑倒流光小天使的故事


(现在看起来无比罪恶,而且觉得自己当时写得一点不好,当时还没找到合适的图片软件,所以图还有些糊)
  


非常喜欢的紫薇二哥有两篇:
这个是关于吃醋以后的


关于中秋剧场:危险的事情


(紫薇真好看,扶我起来,我还能给他继续写车!!!
PS:野鸡的倚天车里的镜子就是我这里用过送给她的哈哈哈哈哈,完全衔接的客串)
  


破100的时候兔兔点的车:
也是看了冰魄剧情之后衍生的脑洞


(全程告诉自己,,他没有毒,不然进行不下去了)


   
一个短文系列中的车:
蛇侍也可以很美味


(我居然连魍魉都没放过!!!!但是蛇侍真的很好看……)


   
破200福利的时候写了两个车
琴琴:又是一个下药其实被发现了的故事


天罡作为福利彩蛋的小破车


(抚琴,一个不可描述的词汇。
          天罡:我觉得我很委屈)


    
脑洞突发的时候:
曦月的现代娱乐圈设定


(是双向暗恋其实,感觉曦月这种性格吃起来也很带感)


   
夹杂在梦间集中的一个阴阳师车:
大天狗的新衣服


(狗子真的是我的理想型长相)


   
一个一直感觉不满意试图重写的车:
和浮生在后山偷偷私会的故事


(不知道为什么,这会写车可能瓶颈了,感觉不刺激)
    


破400的大胆突破3P车:
秋水、归一X无剑


(感觉以后可能不会再写3P了,羞耻)
 
    


这期间不知何时走上了第一人称写车的不归路。。。。。(应该是紫薇那篇顺序本该在这里的危险的事情开始……)


      


这是最罪恶的一辆车:
我还是对灵狐下手了


(被牛奶追杀的一个车,所以已经尽量含蓄了,为了补偿特意写了个飞燕车,也是走上和野鸡互相下药的不归路)
   


因为对正太下手被追杀所以写的补偿车:
揭露飞燕不为人知的另一面


(道具什么的。。。我真的是瞎写的,好羞耻)


    
纯爱了一周以后复出的长车:
在青楼和三绝笔偶遇之后不得不说的故事


(为数不多我自己也喜欢的车,上完爱了两天三绝笔,第一次觉得健壮也是很带感的)


     
夹杂一篇恋与制作人的白起制服:
对白起老公肖想已久


(白起是瑰宝啊啊啊啊啊,我超级爱他!这篇算是我的车里已经比较含蓄的了。。。)


     
一个也略刺激的车:
和孤剑在藏书阁不可告人的故事


(想起铃木裕斗的一个抓的脑洞,大约就是躲在厨房那什么的时候有人进来了。刚好借机对孤剑美人下手了,也是我自己喜欢的车,然后就爱上(重音)孤剑了!)


整整16篇车,看完肾都虚了,总的来说我的车技在进步,也圆满的把杰大配的紫薇,孤剑,白起都吃到嘴了。这里面我最喜欢的就是紫薇的两个车,孤剑的,白起的,三绝的emmmmmm剩下的我自己其实也不满意,还觉得很羞耻


太罪恶了,我居然连正太和魍魉都写过!


捂脸遁走。。。

【梦间集】归来·终(上) 工部琴x无剑

曲水@万能的肝爆机:

*bg注意
*ooc有
*小学生文笔
*我流无剑
失踪人口回归。


出乎我所料的是,工部的身体竟然如他所说的一般逐渐好了起来,我只讶异于这近乎奇迹的好转,却也没有多问,只归结于他体内那块玄冰暂时“消停”了些。
庙会那日的早晨,我被街道上的人声吵醒,我揉揉惺忪的双眼,很快就清醒过来,便起床梳洗打扮。
昨日我找老板娘闲聊,她见我对庙会如此感兴趣,也乐意给我讲讲庙会的特色,我一一将各个店铺的拿手美食铭记在心,又听她说道:“姑娘,我看你那位朋友像是位文人,不如明天晚上去诗会看看?”
我停下手中的毛笔,饶有兴趣地询问:“是什么诗会?”
“诗会是庙会的压轴节目,每年这个时候都有才子在上头展现风采呢,今年第一名的奖品是城南酒馆的招牌佳酿,若是姑娘和你的朋友好酒,不如前去一试身手。”老板娘说完,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,娇羞地掩嘴一笑,“实不相瞒,我与我的夫君便是在诗会上一见钟情的。”
“我在武功上有所造诣,却不太会吟诗作赋,倒是工部对此很是擅长。”我想到老板娘提起的招牌佳酿,不自觉动了些心思,“更何况奖品是美酒,若是工部的身体好些了,我定会同他一起去看看的。”

我带好佩剑,敲响了工部房间的门,一时无人回应。
“工部?你在里面吗?”我试探性地问道,若是平时,工部定会回应,今日却一反常态,我不禁想到了不好的地方,又敲了几下门,语气急切,“工部?!你可还好?!”
里面依旧无人回应,我轻推了几下门,是从里面反锁了的,工部不可能一个人出门,我道了一声“失礼了”,往后退了几步,借力撞开了门,结果用力过猛一下子倒在地上。
我艰难地爬起身,感慨一下这门的好质量,拍净身上的灰尘,工部的房间窗户是开着的,清晨的阳光格外刺眼,我眯着眼睛,好一会儿才看清在窗边的工部。
他抱着琴,像是在发呆,听见我搞出来的声响才缓缓转身看向我,双眼却不似平时的清明,我们二人四目相对,我却看不清他的心思。
半晌,他才如梦初醒一般放下怀中的琴疾步向我走来,他上下打量了我一番,确认没有伤到哪里之后才道:“抱歉,让你担心了。”
“我倒是无妨,只是你……”我摇头表示自己没什么问题,双手搭上他的肩膀,盯着他的脸,面无表情地开口,“工部,你觉得我们二人算是朋友吗?”
他愣了一下,随即点头回答:“是。”
“那你可有什么事在瞒着我?”我依旧不依不饶地追问,“你的内伤真的对你没有造成太大影响吗?”
他闻言,只是摇头:“你多虑了,我无事,只是琴弦无缘无故断了一根,有些烦恼而已。”
还没等我开口,他便抖开了大氅披上,抱起那架仅剩六根弦的琴,对我露出一个宽慰人心的微笑:“走吧,无剑,今日可是个好日子,别为这些琐事烦心了。”
“你这幅魂不守舍的样子怎么可能会没事……!”
“我已许久未回到襄阳,应该趁此机会好好逛逛才是。”他神色温和,却又不容置疑地打断了我的话,“你期待已久,我自然不能让你扫兴。”

【梦间集乙女向】当他是你的哥哥

Nigori-:


⬜满足我没有哥哥的梦想
⚪视角你!
有可能ooc!现代化一点好像(?


工部琴
           体弱多病的哥哥工部琴,妈妈跟你说过哥哥原来受过伤,所以后来经常生病。所以,你经常听见的是哥哥咳嗽的声音,和无论多热的天哥哥都会觉得很冷,所以穿着很厚的毛绒披肩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你知道哥哥天天都要喝很苦的药,但是他从来没有露出什么特别难喝的表情,你作死的自己去尝了一下,"呸!好苦啊!!!  你捂着嘴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有一天,妈妈让你喂哥哥喝药,你每次都只用勺子舀一点点,工部琴一脸疑惑的样子,本来几口可以喝完的药,被你喂了几十分钟。“嗯?妹妹这是怎么了?”他摸了摸你的头。“这个药,很苦…想让哥哥慢慢喝,这样也许不会难喝…"工部琴听完你的话笑了起来,从柜子里拿出了一颗糖,“谢谢妹妹担心我,这颗糖就送给你了。当作奖励。”说完,他将你抱在了他的怀里。
          从此,每次吃药你都像妈妈抢着给哥哥自己喂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妈妈“这是怎么了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“恩…啊!因为有糖吃…"


下次想写他们是你的儿子时,感觉有点怪怪的…到底要不要写呢………

当你胃疼得要死的时候他们的反应

当筵意气凌九霄:

*段子体
*依然ooc
*内含绿竹棒/倚天剑/屠龙刀/金铃索/紫薇软剑/浮生剑/工部琴/灵蛇
*好不容易放假居然胃病犯了orz
*放假了!撒糖撒糖!(≧ω≦)/
*提前预告明天更答谢系列@野鸡 w

绿竹棒的场合
充满活力地对你说“交给我吧”
然后进了厨房
一小时后好吃的摆了满满一桌
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……(《报菜名》)
——————《然而你疼得什么都吃不下》《居然还有辣菜绿竹我怀疑你是故意的》《出去面壁思过》

倚天剑的场合
离你远远的
“你再靠近我就要拔剑了。”
其实只是怕你肚子再着凉
完全静不下心练剑
——————《你胃病好了之后发现附近的林中多了一片空地》《“诶这空地上怎么都是冰?”》

屠龙刀的场合
把你抱在怀里
温暖的大手轻轻揉着你的腹部
“强者可不会被这点小痛苦击倒啊。”
虽然这么说还是在之后的日子里强行停止了你的武道训练
——————《“屠龙我的胃病真的好了,还不能继续训练吗?”》《“不行。”》《“……就算你不变强也可以,我会保护你的。”》

金铃索的场合
把铃铛塞进你手里
“看在你生病的份上,铃铛借你玩。”
“听着铃铛响的话,就不那么疼了吧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《“猫,给你抱。”》《“……其、其实想抱我也是可以的(小小声)……不,没什么。”》《脸红的金铃儿真可爱》

紫薇软剑的场合
一脸嘲讽冷笑着看你疼得在榻上打滚
“蠢到连药都不会吃了吗?”
说话同时把一包胃药放在你的床头
还有一杯温度刚好的温水
——————《“怎么这么看我,你是胃病犯了还是傻了?”》《看着你吃完药喝完温水》《“为什么管你?像你这种傻子离开我真的能活下去吗?”》

浮生剑的场合
表面上什么都不说
但是心里心疼得不得了
“身体居然差成这样,你对我说要吃遍天下美食的话莫不是消遣我?”
私底下偷偷做了你最爱的吃食送到你房间
——————《又一次看得到吃不着》《和绿竹棒一路货色》《出去面绿竹棒思过吧(冷漠脸)》

工部琴的场合
本以为是比你更病弱的存在
却意外地把胃疼的你照顾得很好
大概是久病成医(?)的典范
“我的内心,可不似外表这般病弱。莫要低估了我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《“待你康复,我为你抚琴可好?”》《“若有需我相助之事,即便赴汤蹈火我也在所不辞。”》《“只是不知……你可愿让我照顾你一生一世?”》

灵蛇的场合
亲自为你调了药
恶狠狠地威胁
“如果你敢不喝,本尊便打断你的腿。”
拥着你的动作却无比温柔
怕你嫌苦还特意让飞燕准备了蜜饯
——————《“要本尊陪你?哼,也罢,本尊刚好闲着。”》《“你胆敢再碰一下试试,你就不怕本尊手上沾满了毒药?”》《“本尊这双手曾使多少人命丧黄泉……今日却只求减轻你一丝病痛。”》

一个关于官微活动图的脑洞

凝夜琉璃:

工部篇:


正值初冬,寒风料峭,兰渚亭内,一抹烟青色的身影展宣研墨,执笔凝思。


古琴被工部搁在一旁,每落一字他都要犹豫许久。


终于,笔落书成,寥寥四句诗,却笔力沉重,饱含情意。


将信递给书童,转身向屋里走去,偶尔轻咳几声。


『也不知那人……罢了。』


『故人入我梦,明我长相忆。』


青莲篇:


初冬,细雪如落英缤纷,白衣青带的侠客侧坐客栈门前,长剑随意撂着,正细品杯中之酒。


『大人,有信。』老板唤他。


他接过,见寥寥四句,笔力却沉重,似饱含情意。


『呵……』


青莲笑了,提剑便行,不多时便融入雪中。 信上却多了一行潇洒飘逸的句子。


『思君若汶水,吾今日当归。』


――――――【完】


[PS:“故人入我梦,明我长相忆”出自杜甫《梦李白》,“思君若汶水”出自李白《沙丘城下寄杜甫》]


只是有感而发,文笔渣见谅。

『男神×你』当你要求他们哄你睡觉

凉秋秋☆:

#无脑ooc
#喜欢就比个心吧(´,,•ω•,,)♡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紫薇软剑.avi
他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你,面露难色
“多大了你?居然还要哄睡觉?幼不幼稚?”
你扯起被子盖过半张脸,弯了眼眸向他笑
“嘻嘻,我今年三岁!还是个宝宝!”
他把被子拉下来掖在你的脖颈处,皱皱眉
“少给我来这套,睡觉。”
你瞪着眼睛盯着他看,扮出无辜的模样
他冷笑,转过身背对你准备睡觉
“爱睡不睡,我先睡了。”
你看着他的背,嘴里不住碎碎念。忽然你听到一声叹息,就见他转过身来将你揽入怀中。他一只手托着你的头,在你眼睛上留下一个轻轻的吻
“能睡了吗?睡觉。”


工部琴.avi
他听了你的话语后转身到书房把琴拿了进来
“想听何曲?咳咳……我为你奏上一曲吧。”
你看着他咳嗽不止,忙起身轻拍他的背脊
“不用了,你也来休息吧,抱着我睡好不好?”
他握拳抵唇又咳了两声
“当真不用吗?”
你重重地点头,他也只好将琴放回去了。
他将你拥入怀,一搭一搭地抚着你的背,在你耳边哼着你最喜欢的那首曲子
“睡吧、睡吧……”


飞燕.avi
他听了你的话后里面跑出去买吊床回来
然后以最快的速度绑好吊床
你一脸懵逼被他抱到了吊床上
他温柔地笑着轻晃吊床
“怎么样?能睡着吗?”
你忍不住笑出声
“你把我当成婴孩嘛?”
“是啊,宝宝。”


齐眉棍.avi
他撩起你的一缕青丝,放在鼻间嗅嗅
“好的,我给你念故事好吗?”
你亮着眼睛用力点头
他笑笑,在床头柜里拿出了一本《一百个公主故事》,你看到这本书有点意外——你还以为他的书单就只有佛经、养生什么的
“齐眉,没想到你还看公主故事呀!”
他的脸肉眼可见地红了
“嗯……一直想念给你听的。”


圣火令.avi
他刚上床就听到了你的要求,眉间一挑
“哦?我的小花猫这是失眠了吗?”
你翻个身双手托腮看着他,笑眯的眼向上看他
“就是想听嘛!快哄我呀!”
他佯装无奈长叹,伸手捏住你的脸颊
“好吧,我的小花猫真是调皮呢!”
他把你环抱在怀里躺下
“让我想想怎么哄你呢?嗯……用我的心跳?”
他把你紧搂在怀里,你的额头贴在他的胸膛,他炽热的体温把你脸都染红了
他摸着你发烫的脸颊,不自觉笑出声,他在你的发顶留下一个轻轻的吻,你的唇角也微微上翘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写完车好难憋这篇啊(哭泣
以后估计要沉迷燕蛇了